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顶级强者 > 顶级强者 第二章 没骨气的男人

顶级强者 第二章 没骨气的男人

 热门推荐: 今世猛男全球狂少一路奋进神针侠医

林清菡看着张玄脸上的笑容,心中就泛起一阵恶心,她为难过张玄很多次,刷马桶,用抹布擦净地板,宁愿院里的跑车落灰,也不许张玄碰上一下,不让张玄抽烟,太多太多,然而,张玄对这些一点都不抗拒,说不抽烟,一根都不抽,有几次,林清菡还特意提前下班回家,就是想抓张玄一点毛病,然后撵他滚蛋,可结果次次都让林清菡失望。

她看着张玄脸上的谄媚,心中萌生出一个想法。

好,你不是什么都能忍么,不是逆来顺受么,我就让你受着!

想到这,林清菡往沙发上一靠,声音毫无感情的对张玄说道:“累了,去给我打盆洗脚水来。”

“好嘞!”张玄没有一秒钟的迟疑,立马往卫生间跑去。

很快,一盆温度适中的洗脚水被张玄端到林清菡面前。

“林总,你的洗脚水。”张玄蹲在林清菡那修长的双腿前,将洗脚盆放下。

林清菡蹬掉高跟鞋,将那对精致的玉足抬到张玄眼前,用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你给我洗。”

“我给你洗?”张玄看着眼前那对玉足,愣了两秒。

林清菡见张玄这副表情,精致的小嘴微微一翘,冷哼道:“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就给我滚!”

“愿意,当然愿意!”张玄使劲点头,脸上带着笑容,心中有一丝兴奋,看来自己这一个月的努力没白费啊,这还是第一次和老婆肢体接触呢,还是她主动提出的!

张玄从发愣到脸上生出笑容的表情变化,林清菡看的清清楚楚,在林清菡眼中,算是彻底看清楚这个人了,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干!

男人,不怕穷,就怕没有骨气!

在林清菡看来,张玄就是那种没有骨气的男人,这种男人,就该狠狠的羞辱!她故意抬高精致的玉足,仿佛在指使一个下人,“洗吧。”

张玄看着这对玉足,黑色的丝袜套在脚上,丝滑,柔顺,用手轻轻一拉,黑丝带起一道褶皱,顺着这条笔直的长腿下滑,分腿丝袜没有什么阻碍的就被张玄拉到了膝盖处。

黑色的丝袜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幽香,将其全部褪去后,那精致的玉足呈现在张玄的眼前,肌肉柔嫩,像是每天都会浸泡在纯牛奶里一般,晶莹剔透,就是一具艺术品,像是一块洁白的宝玉,就是最苛刻的人,也挑不出一点点的瑕疵。

林清菡靠在沙发上,她能清楚感受到一双粗糙的大手在自己的脚底摩擦,带来一阵阵的酥麻和舒适,林清菡看着身前正给自己按脚的张玄,眼中的厌恶更甚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一个男人,为了钱能卑微到这种程度,简直让人恶心!

林清菡刚准备一脚将张玄踢开,让他滚远一点,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她接下来准备做的事情。

电话是公司的李秘书打来的,林清菡接起电话,不知电话中李秘书说了些什么,让林清菡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告诉他,不要痴心妄想!我林氏,也不是任谁都能捏一下的软柿子!”

林清菡说完,直接将电话扔在一边,靠在沙发上,玉指轻轻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感觉一阵心烦意燥,连一脚踢开张玄的事都给忘了。

这时,一阵温热从林清菡的脚底,沿着这条完美的笔直长腿,向上蔓延,这种舒适的温热,让林清菡烦躁的心情感受到了一抹平静,紧皱的柳眉也舒缓了一些。

张玄将手中这对玉足放进了温水盆中,仔细的,小心翼翼的揉按着,他仰头抬眼,看见林清菡眉头紧皱的模样,女人的样子,还有刚刚接起的电话,让张玄心中一头沉睡的猛兽苏醒。

谁惹了她!谁敢!

这是张玄第一次见到林清菡这副模样,从张玄五岁那年,他就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了。

五岁那一年,张玄和母亲差点冻死在冬天的街头,林清菡从她父亲的车上走下,递给了张玄一件棉衣,还有一百块现金,那棉衣让张玄和他母亲渡过了冬天,一百块让张玄为母亲买了退烧的药。

张玄七岁那一年,因为吃了垃圾箱中的变质食物,导致食物中毒,林家的慈善机构出资,救了包括张玄在内的六名流浪儿。

张玄十岁的时候,就读于林家创办的公益学校,母亲在学校找了份清洁工的活。

一直到张玄十四岁,母亲被检查出恶性肿瘤,为了不拖累张玄,母亲留下遗书,从七楼一跃而下。

母亲在遗书中告诉张玄,他可以不为自己立冢,但一定要报答林家的恩情,如果没有林家,张玄在五岁那年就死在街头了,更不要提还有学上。

林家两次救了张玄的命,张玄早就在心里发过誓,自己这辈子,必要报答林家的恩情,而在自己五岁时,那个送给自己棉衣的女孩,就像是带来光明的天使,住进了张玄的心中。

张玄的记忆中,只有这个女人甜美的笑容,从没见她这般皱眉。

张玄揉按着林清菡的脚底,他熟知人体的每一个穴位,为林清菡解乏,他对力度的掌控,哪怕专业的按摩师都比不上。

不知不觉间,林清菡整个身体都松垮下来,懒洋洋的靠在宽大的沙发上,她的确太累了,睡意伴随着脚上的舒适感袭来。

林清菡半躺在柔软的沙发上,她的姿势让她身前的白衬衣微微在身前堆积,衬衣纽扣与纽扣之间,也因为她的姿势开了一张张小口,张玄眼神稍微一撇,就能透过这些小口,看到林清菡那平坦的小腹,再往上看,是那黑色的贴身衣物。

林清菡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脚底传来的舒适,精神上的困意,让她睡了过去,发出了平缓的呼吸声,一头黑发凌乱的散在沙发靠背上,像童话中的睡美人般美丽。

张玄仔细的为林清菡按摩着,常人保持一个姿势半蹲十五分钟以上,就会腿部发麻,难以忍受,张玄蹲了半个多小时,这才轻轻的将林清菡那对玉足擦干,慢慢的放在沙发上,又找来一条毛巾被为林清菡盖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