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顶级强者 > 顶级强者 第十二章 我手法可厉害了

顶级强者 第十二章 我手法可厉害了

 热门推荐: 神针侠医一路奋进全球狂少今世猛男

“哎,有些人说的对啊。”张玄叹了口气,“不懂可以理解,但不懂装懂,刻意装,就没什么意思了。”

张玄的话,让郑楚母子俩脸上一阵火辣辣的,他俩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们走!”王丛凤一拍桌子,起身拉着自己儿子就离开了。

林清菡对张玄的表现,有意外,也有满意,一些珐式礼仪都是很偏门的,懂的人少之又少,珐国人在用餐方面,规矩和讲究又是多的不能再多,能够熟知并且对其款款而谈的人,实在是太少。

满意的是,林清菡能够看出,张玄每一个动作都在故意去气郑楚母子俩,突然发现,这个人好像也不那么可恶了。

林建宇和郑楚的父亲也没多待,打了声招呼,这顿饭便散了。

回家的路上,林清菡对张玄的态度倒是缓和了一些,她坐在车辆的主驾驶,用余光看了眼坐在副驾驶的张玄,“你怎么懂珐语的?这种小语种应该没多少人懂吧?而且珐国餐点的礼仪,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众化的东西,肯去学的人没有几个。”

张玄嘿嘿一笑,“我以前在一家珐国餐厅当个服务员,就会那么几句,刚刚纯粹是看那个姓郑的不爽,才故意说那么多。”

林清菡听后,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张玄懂珐语,让她意外,这种解释,倒是可以理解。

两人回到别墅的时候,张玄看到江静正在布置一些警报系统,他现在也知道江静是林清菡的贴身保镖了。

林清菡靠坐在沙发上,纤细的玉手扶着额头,想到刚刚餐厅发生的事情,女人精致的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林总,你的洗脚水。”

张玄的声音在林请菡耳边响起,他主动端了一盆温热的洗脚水过来,昨天在给林请菡按摩的时候,张玄发现林请菡身上有不少隐疾,都是平时太过劳累引起的,张玄能够通过穴位的按摩,来对林请菡的隐疾进行医治。

林请菡看着眼前的男人,皱了皱眉,昨天她是特意想要羞辱张玄,才让张玄给自己洗脚,但今天她并不想这么做,刚准备开口,让张玄端着洗脚水走开,还没出声,就感觉自己的小脚被一双粗糙的大手抓住了。

张玄轻轻摸着手中这对玉足,每一次看,都好像是艺术品一般,这对花瓣玉足,晶莹剔透,如若凝脂,脚裸嫩红。

张玄轻轻揉按林清菡足底的穴道。

林清菡只感觉一种异样如电流般从脚底传来,看着张玄那双有些不老实的手,林清菡皱起柳眉,不悦道:“瞎摸什么?”

“不是瞎摸,这是按摩啊林总。”张玄摇了摇头,语气特意强调了一下,“你身上有顽疾,导致你睡眠不足,容易上火,每月那几天还会腹痛,适当的按摩能够缓解这些。”

张玄口中说着,手上动作不停,依旧在那对玉足上揉按着。

林清菡本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话来,因为她发现,张玄说的都对,自己的确睡眠不足,容易上火,还有痛经的毛病,林清菡又想到昨天,自己昨晚睡得非常香甜,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人给自己按摩了?

可最终,林清菡还是忍不住开口,不管怎么说,张玄在名义上,都是自己的合法丈夫,会按摩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

林清菡的语气微微有些不快:“你都从哪学的这些?”

张玄轻轻一叹,“我这不是小时候家庭苦,什么都干一些么。”

林清菡俏脸轻轻一变,再没开口了。

随着张玄的按摩,那种困意又渐渐涌上,林清菡甩了甩脑袋,她可不想今晚再被这个男人抱到卧室去。

“行了,去把水倒了吧。”林清菡收回玉足,穿上拖鞋,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这几天刚好是生理期,每天晚上林清菡都会给自己泡上一杯红糖水,来抑制小腹的疼痛。

林清菡把红糖水泡好,小嘴在陶瓷杯口吹了吹气,刚准备喝下去,动作却突然一凝,之前她都没注意到,但好像,自己的小腹,不疼了!从昨天开始,就没感觉到疼痛!

“难道说,他的按摩真的管用?”林清菡大眼疑惑的看了看卧室外,张玄正做着睡觉前的最后一次擦地工作。

回到房间,周然看到自己手机上有个未接来电,是帅气青年打来的,张玄回了电话回去。

“老大,珐国皇室主厨恳请我联系你一下,说你之前教他的那些烹饪手法他都学会了,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荣幸拜你为师。”

“再说吧,我最近忙着呢。”张玄草草回答一声,挂了电话。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张玄起床,像往常一样准备先打扫房间,结果看到林清菡并没有像以往一样急急忙忙的出门,而是给自己泡了杯茶,坐在沙发上慢慢品着。

“林总,今天不去公司吗?”张玄拿着抹布,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林清菡面前的整切大理石茶几。

林清菡放下茶杯,看了眼穿着白背心的张玄,说道:“别干活了,我有朋友要来,你今天就先出去吧。”

“什么朋友啊?”张玄带着一脸谄笑。

林清菡挑了挑柳眉,“跟你有关系么?把你自己的事情做好就行了,下午之前,我不想看到你。”

“哦。”张玄有些丧气的应了一声,把手中的抹布叠好,放到该放的位置上,随后走出了别墅门。

对着清晨的太阳伸了个懒腰,张玄仿若自言自语般的说句盯好这里后,步行离开了。

张玄抱了些玩具来到春藤福 利院,那些小朋友们一见张玄,全都一窝蜂的围了过来,喊着张玄哥哥要玩具玩。

张玄眼中溺爱的看着这些孩子,自己小的时候,也多么希望有些玩具可以玩啊。

“院长,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么?”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秦柔坐在一张小马扎上,今天的她把头发竖起,少了昨日那分散乱的灵动,却是多了三分清纯与干净,素面朝天,不施粉黛,却是五官精致,无可挑剔。

在看到张玄的那一刻,秦柔的身体没由来的紧绷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