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今世猛男 > 今世猛男 第0015章 你玩得起吗

今世猛男 第0015章 你玩得起吗

 热门推荐: 神针侠医一路奋进顶级强者全球狂少

秦若涵对张永福可谓是恨之入骨,见面的那一刻就满心的怨毒与仇视,把她逼得家破人亡了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魂淡王八蛋!

说完话,张永福就摆摆手,周云康乖乖退了下去,包间内就剩下他们三个人,还有分散在角落四处的五六名保镖。

陈六合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餐桌旁是一个落地窗,能看到外面的繁花似锦,陈六合随意的眺望了一眼,嘴角就露出一抹玩味的弧度,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或是在想些什么。

“陈小兄弟,你不是本地的吧?以前没听过你这么一号人啊。”张永福直接把话题扯到了陈六合的身上,第一句话就充满了试探。

“呵呵,张老大慧眼如炬,我的确刚来杭城不久。”陈六合随口说道。

张永福点点头:“以前当过兵?”

“当过几年。”陈六合笑着回答,不紧不慢,看似没心没肺,却给人一种底气十足的神秘感。

“难怪了,陈老弟给我的感觉很不一样。”张永福笑了一声:“都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陈老弟敢把手伸到我们黑龙会的事情上来,看来是很有底气了?”

陈六合笑道:“底气不敢说,只不过希望张老大能够得饶人处且饶人,秦总现在已经很惨了,张老大何不网开一面呢?毕竟大家都是求财,没必要赶尽杀绝。”

张永福淡淡道:“既然是谈判,那你们的谈判筹码呢?不会真的只是恐吓周云康的那点证据吧?我那不成器的女婿的确是风流成性,并且色胆包天,你们这步棋走的很对,掐住了他的命门,但你们料错了一点,那就是他在黑龙会的话语权。”

顿了顿,张永福说道:“其实他所做的那些破事,我并不是不知道,我甚至知道他连老子的女人都敢碰,但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张永福看着两人:“因为周云康这个人胆小如鼠毫无野心,这样的男人更适合当我的女婿,起码他不敢想着怎么弄死我,篡我的位。”

陈六合嗤笑道:“所以你就可以跟他玩同一个女人了?然后这个跟你玩同一个女人的男人,还玩着你的女儿?”

“小子,我看你他吗的是不要命了!”站在张永福身后的魁梧汉子一声怒喝,迅速从腰间拔出手枪指着陈六合,满脸的凶恶的模样似乎随时可能开枪。

秦若涵神色一颤,而陈六合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摸出兜里的烟点燃了一颗,甚至看都没去看那名枪手一眼。

光是这份镇定,就让的张永福心中骇然,他眯眼打量着陈六合,半响后,他才伸手压下 身后保镖抬枪的手臂。

“女人嘛,无足轻重。”张永福说道。陈六合笑了,笑得满是嘲讽。

张永福道:“看你的样子,好像不怕死?”

陈六合说道:“我当然怕死,只不过一把破枪就想要我的命也没那么简单。”顿了顿,他讥讽道:“倒是你,张老大,你很怕死的样子,连吃个饭都要带这么多小弟,而且人手一把枪,是不是缺德事做多了?”

张永福笑了一声:“小心驶得万年船。”

陈六合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你更得小心,别让船撞到石僬,不然沉得更快。”

“我手下人多枪多,能为我扫平一切障碍。”张永福冷笑道。

不等陈六合说话,张永福就盯着陈六合说道:“陈老弟,我看的出来你是个人才,不如跟着我干怎么样?我一向都是爱惜人才,只要你跟我,我可以给你‘金玉满堂’百分之十的干股,这不比你帮秦总打工强吗?”

“你应该能看的出来,我很有诚意。”张永福说着,秦若涵瞬间紧张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陈六合的反应,一双娇嫩的手掌都紧紧扣在一起,生怕陈六合会见财起意。

陈六合吐出一个眼圈,笑问:“如果我不答应呢?”

“呵呵,那就别怪老哥不留情面了,你不是救世主,你救不了谁。”张永福道:“对于人才,如果我得不到,我也不希望他会和我做对,如果硬要如此,我不介意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今天果然是鸿门宴啊。”陈六合轻轻一笑:“我很好奇,你们真的敢在这里开枪吗?”

“你大可以试试。”随着张永福的话落,屋内的六名汉子全都掏出了手枪,指着陈六合,张永福稳坐钓鱼台:“这里的枪声会变成鞭炮声,你们两具尸体也会被沉到湖底去喂鱼,不会有一个人见过你们走进这家酒楼。”

陈六合依旧风轻云淡,懒散的靠在凳子上,叼着烟环视一圈道:“我就怕你安排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你还真是不知死活。”张永福冷笑,他不认为被六把手枪指着的陈六合还能玩出什么把戏。

陈六合风轻云淡的打量四周,摇头道:“张老大的待客之道不敢让人恭维,这饭都还没开始吃,就开始翻脸了。”

“没关系,请你们吃枪子也一样。”

随着话音落下,张永福面无表情的挥了挥手,就当那些枪手要开枪的时候,陈六合猛然动了,他一脚踹在秦若涵的凳脚上,秦若涵直接被踹翻在桌子底下。

同时,陈六合上身一偏,一枚子弹射空,他操起桌上的筷子看也不看,直接甩了出去,紧接着传来两声惨叫,站在张永福身后两名保镖握枪的小臂被筷子恐怖射穿。

做完这个动作,陈六合身体一猫,又轻巧的躲过身后射来的两枚子弹,他的身躯如炮弹般弹了出去,手掌探出一拽一拉,两名保镖就被他掀翻在地。

而此时,只见他手中多了一把手枪,速度极快的点射出去,又是两声痛叫传出,最后的两名保镖抱着被子弹射穿的手臂冷汗直流。

前前后后不到三秒钟的时间,房间内六名持枪壮汉就这样被陈六合悉数解决,这一切发生的简直太快了,电光火石之间,快到了连张永福都来不及反应,他甚至都没看清陈六合是怎么做到的。

更别说被踹爬在桌子底下的秦若涵了,她只听到了几声枪响和惨叫,等她惊恐抬头看着包间内狼藉场面时,已经惊得脑子空白,她根本想象不到那六名壮汉是怎么被陈六合解决的,再反观陈六合,完好无损。

这一切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远远超出了秦若涵的认知范围。

陈六合闲庭信步的来到张永福的身前,用枪轻轻顶在对方的脑门上,脸上挂着一层不变的笑容:“张老大,怎么样?我说你的船会撞沉吧,现在信了?”

张永福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看着陈六合,脑门都流出了冷汗,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这家伙还是人吗?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身手......

这时候,陈六合若有若无的扫了眼落地窗外的一栋高楼之上,他对张永福道:“张老大,是不是该让对面楼顶的那位兄弟歇歇了?端着把狙击枪在上面待了几个小时,真不嫌累?这闷热的天小心中暑。”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张永福目瞪口呆,心中被恐惧蔓延,这是他以防万一的一张底牌,没想到就这样被陈六合直接翻开。

“没有几分本事,我哪敢来赴你张老大的宴?”陈六合淡淡道,手枪在张永福的脑门上顶了顶。

张永福神情一颤,连忙抬起手掌对着落地窗外的那栋高楼挥了挥,同时,他的眼神不易察觉的微微一凝,他这可不是撤退手势,而是射击手势。

可还不等那狙击手射击,陈六合就猛的把张永福提了起来,狠狠的砸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

他拽着张永福的头发,手枪顶着张永福的脖颈,眼神无比冰冷的眺望而出,仿佛能穿透数百米的距离,直接扫视在那狙击手身上一样,让得那名狙击手手掌都是一抖,差点没握住手中的狙击枪。

他知道,这么远的距离下,对方是决不能看到自己,可他就是无法抑制住心中的恐慌,那种冷冰冰的眼神,让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让他竟然觉得手指麻木,没有扣下扳机的勇气。

“张老大,拿你的命来跟我玩心眼,你玩得起吗?”陈六合的声音中透漏着丝丝凉意,竟让张永福浑身发寒。

“我们不妨打个赌,看看是他的狙击枪快还是我的速度快。”陈六合冷笑。

张永福冷汗直流,心中填满了恐惧,他干笑道:“陈老弟,开个玩笑罢了,何必这么紧张。”说着话,他连忙再次抬手挥了挥,这次真的是撤退手势,他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做赌注。

等那名狙击手消失在楼顶后,陈六合才松开了张永福,手掌几个简单的翻动,手中的手枪就被拆成了一堆零件。

“张老大也不必紧张,我刚才也是在跟你开个玩笑。”陈六合满脸玩味,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秦若涵满脸惊疑的望着陈六合,内心的波动不亚于巨浪翻滚,久久不能平静,她真的不知道她从大街上捡了一个什么样的变 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