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顶级强者 > 顶级强者 第十三章 孤儿院危机

顶级强者 第十三章 孤儿院危机

 热门推荐: 今世猛男一路奋进神针侠医全球狂少

头发花白的崔院长看到张玄,脸上也露出笑容,“这孩子,前几年会经常跟我通电话的,他在电话里给我说,做过服务员,做过按摩师,还会修家电,反正这几年,这孩子吃了不少苦啊。”

“是这样么?”秦柔看着站在那里,被众多孩子围起来的张玄,看着他不时抱起一个孩子,高高抛起,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张玄的嘴角也不禁咧开。

一阵马达的轰鸣声打破了这温馨的场景,三辆车牌连号的奔驰G63停在了孤儿院门口,每辆车上都下来三人,有男有女,男的西装革履,女的也穿着富贵,年龄都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

这些人一下车,就开始打量起来,其中一名秘书模样的女性更是拿出一张图纸,在上面指指点点。

被张玄抱在怀里的小女孩茵茵看到这些人的瞬间,小嘴就撅了起来,“坏人!这些坏人又来了!”

“坏人?”张玄疑惑,他看着怀中的小女孩道,“茵茵,你告诉哥哥,他们怎么坏了?”

“他们要拆茵茵的家!”茵茵扬着粉嫩的小拳头,肉乎乎的脸蛋上尽是不忿。

“拆家?”张玄一听这话,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下来,他放下怀中的茵茵,让茵茵先和别的小朋友去玩,然后朝院长那里走去。

茵茵的家,以及这些孩子们的家!

这里同样,也是张玄的家,很早之前,他和母亲流浪至此,就是有院长的收留,他才得以成长。

张玄走到崔院长面前时,看到崔院长也是一脸愁容,还有这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人,脸上也充满了歉意。

“院长,这是怎么回事?”张玄冲院门口努了努嘴,问道。

崔院长刚准备开口,就被秦柔的声音打断。

“我去和他们谈谈!”一身白色连衣裙的秦柔站了起来,她净身高有一米六八,穿着白色平底鞋,额头与张玄的耳垂平齐。

崔院长看着秦柔朝门口走去,叹了口气,眼中尽是疲惫,对张玄招了招手,“小玄,你先坐。”

张玄在崔院长面前坐了下来。

头发花白的崔院长看了看天空,“小玄,算了算时间,你今年也二十三岁了吧?”

“二十四。”张玄看着崔院长慈祥的面孔,心中有些不忍,这个善良的女人,比自己记忆中最初的样子,苍老了太多。

崔院长伸手揉了揉张玄的脑袋,“好孩子,你这几年,一直都会往孤儿院寄钱,还记得前几年我在电话里告诉你,有个好心人无偿资助我们的事么?”

“嗯。”张玄点头,当初他听到这事的时候,心里是很感激那个好心人的,只是院长一直不告诉他那个好心人是谁。

“秦小姐在五年前开始,就一直无偿资助孤儿院,不过以后,恐怕秦小姐也有心无力咯。”院长说道,“一直以来,周边的空地都属于官方,现在发展越来越快,周边的这些地也被那些人全部买了去,要在这开发度假山庄。”

说到这时,院长指了指门口那些人,随后继续道:“秦小姐与他们多次交涉,可都没有什么结果,一旦度假山庄开发完成,官方就会下令强拆,官方是有文件让他们新建孤儿院,但你知道他们将位置选在哪么?化工排放场啊!那里无时无刻都在排出有害物质,我身子骨老了,没两年就得入土,只是可怜了这些孩子们啊。”

院长看着那些在草地上玩耍的孩童,老眼中不禁流下浊泪,声音也有些哽咽,“这些无良商人,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他们的眼里,只有钱!怎么能让孩子们在化工排放场周围住!”

“我去找他们谈谈。”张玄起身。

“小玄!没用的。”院长摇了摇头。

“院长,没谈过,怎么知道没用呢?”张玄对院长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斥着强大的自信。

当张玄走到门口时,争吵声就已经传到他的耳中。

“秦小姐,你脑袋有泡,可我们没有,大把的钱放着不赚?这些孤儿的死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要怪就怪他们天生命贱!说不定住在化工厂周围,过上十几年还会培养出一批电影中的变种人来呢,哈哈哈!”这是一道带着戏谑的男性声音。

秦柔被对方的话气的浑身发抖,“你们!你们简直是丧尽天良!这块地皮早在两年前就批准被开发,可所有人都顾及到了这里,只有你们!你们这样,会遭报应的!”

“哈哈哈,有钱赚,哪怕下地狱我都乐意,秦小姐,你不赚钱,也影别响我们赚钱嘛,再过几天,官方文件就能下来,这里也该拆了。”

“再过几天拆不拆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再过十秒不走,别怪我揍你!”张玄充满寒意的声音响起,他手里拿着一根成年人手腕粗的钢管走了过来,臂膀上露出的肌肉给人强大的威慑力。

“现在开始倒计时,十!”

十字一落,张玄重重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钢管,带起一阵破风声。

那些开着奔驰来的人,看到张玄这个模样,都不禁退后两步。

看着张玄手臂上匀称的肌肉,又看看自己等人肥胖的肚腩,一名穿着西服的男性冷哼一声,“莽夫!让你嚣张,早晚滚出这里!我们走!”

在西装男的招呼下,一群人飞快的上车,奔驰大G再次发起一阵马达轰鸣声,离开这里。

这三辆奔驰刚刚开走,孤儿院中便响起孩子们的欢呼声。

张玄随手扔掉手中的钢管,看着头发都有些凌乱的秦柔,“秦小姐,你没事吧?”

“啊?”秦柔被张玄突然跟自己说话的一幕搞得一愣,声音和姿态都稍显有些慌乱,“没,没事。”

“那就好,给我说说吧,什么情况?”张玄在门口坐了下来。

秦柔深吸一口气,这是她第一次和这个男人站的如此近,看着对方那深邃的眼神,仿若浩瀚星海,让人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