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顶级强者 > 顶级强者 第十四章 天才不足以形容

顶级强者 第十四章 天才不足以形容

 热门推荐: 全球狂少一路奋进今世猛男神针侠医

秦柔组织了一下语言,简短的告诉张玄,关于度假村开发,以及拆除孤儿院的事,并且对方的公司实力比秦柔的公司要强很多,仅次于银州市第二大集团周氏,秦柔根本就阻止不了他们。

秦柔刚说完,就看张玄蹲在那里,手在地上画着什么,秦柔的视线被张玄的背部挡住,当秦柔绕过去一看,小嘴顿时张得老大。

她看到,就在自己说话这个功夫,张玄将孤儿院周边的地形图全部用石头画到了面前的水泥地上,那大大小小的街道,包括公交路线,同时还延伸向了市区!

一个人,哪怕在一个地方生活了十多年,他都不一定能把街道地形图画出,甚至连自家小区的地形布置都记不住。

秦柔在心里惊叹,他是怎么做到的!

张玄这个时候刚好画完,将手中的石块随便一扔,好像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样,“秦小姐,你说,你们公司是做贸易的对吧?”

“对。”秦柔轻轻点头。

张玄起身,看着秦柔,他与秦柔之间的距离,不过二十公分,这一刻,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声。

秦柔一颗小心肝此时噗通跳的厉害,小脸上也不禁浮现一抹嫣红。

张玄咧嘴一笑,伸出两根手指,“现在有两种方式,能够让你解决眼前的问题,一种柔和一点,阻止这些人拆掉孤儿院,另外一种,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野心了。”

“什么?”秦柔下意识的问道。

“在官方拆除的文件批下来之前,吞噬掉这些人的公司!也就是说,三天内,做到这些!”

“什么!”秦柔睁大眼睛。

“具体的计划,我再给你说,你看这幅地形图。”张玄指着自己刚刚在地上画的东西,给秦柔说了起来,“现在的银州市,九成九的房价都在飞速上涨,那些人将这里选做度假山庄地址,不过是看在官方今年底的决策方向,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官方会在今年底大力支 持新城区的开发。”

“为什么?”秦柔脸上带着疑惑的问道,官方的开发方向,一向是极度隐蔽的,就算内部人在文件下来之前,都没法百分百的确定。

“看。”张玄的手在地形图上三个地方指点,“银州市的地理位置,西北靠山,东北方向是工业园区,其中有三个场子是今年才建起来的,这两个方向官方不会开发,西南方向的指标书,林氏在今年二月份拿在手里,所有只有现在,这个东南方向,为开发地。”

秦柔一听,瞬间意会,“那你的意思是,让我跟他们争抢这片开发区?”

“不!”张玄摆手,“我要你,炸山!”

张玄的话,让秦柔下意识的惊呼出声,“炸山!”

“对!去年十月份,银州市官方曾在媒体面前表达过大肆开展贸易交通的意向,东南方作为最大的交通要道,被立为重点开发对象,但如果西北方向能够打开一条道,官方绝对会将重点放在西北,至于这个东南方向,会暂时放弃,届时这几块地皮的价格,会跌到一个低谷。”张玄一点一点的给秦柔分析。

“你为什么会这么肯定?”秦柔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充满了疑惑,在对方说话的时候,眉宇间的强大自信,话语中的肯定,都像是有百分百的把握,秦柔在生意场上,从未见过有人会在眉宇间充斥着这么强烈的自信,哪怕那个林氏集团的总裁,林清菡都没有!

“不是我肯定,是政策。”张玄用鞋底蹭掉他画在地上的地形图,拿出手机,调出一些新闻来,秦柔看了一眼,这些,张玄手机上的,都是过去好几年的新闻,并且还不是银州市的,而是华夏各省,但在上面,都有一个重要的信息。

这些信息,让秦柔瞪大了眼睛。

银州市在过去十年当中,最重要的便是贸易,官方GDP的百分之十三点二四,都来自贸易,根据京城,燕京,都海,苏省,山省等地,每次会议新闻,银州市的发展方向都是如此,并且不止一次提到过要打开西北方向的贸易通道,一旦自己能拿到开山权,绝对会得到官方的大力支 持!到时候面对一个连地皮都跌价的公司,想要吞噬,还不是轻而易举?

秦柔看着眼前这个穿着沙滩裤白背心的男人,她的心,已经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面前这个男人,绝对是个商业天才!

不!用天才都不足以形容,这是奇才!鬼才!他的想法,他的眼光长度,超越自己十倍!这些没有人注意的外省新闻,就是一个巨大的宝库!

震惊过后,秦柔第一时间就跟院长打了个招呼,又跟张玄说了一声后,快速驾车离开,往公司去了。

张玄告诉崔院长,让她不用担心拆除的事,然后抱起小茵茵,开开心心的陪孩子们玩去了。

下午六点左右,张玄回到塞上水乡,刚到别墅外,张玄就闻到别墅内传来的饭香味。

张玄脑子里充满了疑惑,林总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别墅中。

林清菡穿着淡蓝色的居家服,一脸期待的站在厨房门口,小嘴不停地念叨着,“好了没,好了没,我都快等不及了!”

厨房中,一名年龄约二十五六岁,身高一米六,留着短发,五官英气的女人正穿着蓝色围裙,熟练的翻着炒锅,“马上就好了,我说林清菡,你不是冰山女总裁么,怎么一副吃货样?”

“死丫头,你就知道取笑我!”林清菡对厨房中的女人翻了翻白眼,“什么冰山女总裁,还不是那些无聊的人瞎说的,我每年这个时候,都等着你这个米其林三星大厨给我做饭呢。”

“寻思你每年还都算计着呢?”短发女人再次一翻炒锅,“好了,你快坐到餐桌上去,马上就能吃了,看看你,口水都流下来了!”

林清菡开心一笑,朝餐桌前走了过去,她刚坐到餐桌上,就听客厅门响,张玄从门外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