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初婚有刺 > 初婚有刺 第10章 弄走她,就给你职位

初婚有刺 第10章 弄走她,就给你职位

为了嫁进豪门,她还真是拼,我忽然对她刮目相看。

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目标,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付出了努力,都值得尊重,只要不是偷鸡摸狗。

我一路跟着桑旗到了大禹集团,而姚小姐一路跟着我。

我路上顺便百度了一下姚小姐,她全名叫姚可意,是一个不太出名的小明星,偶尔拍一点广告,演一演女三女四这样的角色。

百度百科上,她还不算是桑旗的正牌女友,只是说最近桑旗的身边固定的女伴是她。

怪不得她如此激进,好容易得到的机会当然要抓紧。

我跟着桑旗走进大厅,正要跟着迈进电梯,一个保安拦住了我:“这是总裁电梯,小姐,你走那边。”

我看了看边上那部,门口挤满了人。

看情况,我就是等上三拨都不一定能挤得进去。

我指着天花板:“看,飞碟。”

保安居然抬头去看了,我趁机溜进了电梯里,然后按了关门键。

他两手背后,眼睛看着电梯上方跳动的数字,目不斜视。

“你们记者都是靠这种方法生存的?”

“嘿。”我揉揉鼻子:“特殊情况特殊方法。”

“你想要什么职位?”他居然主动询问我。

我认真地考虑了一下:“你的秘书室的部长。”

他的唇角终于升起一个愠怒的笑容。

他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被我气的要疯掉却反而会笑,尽管他笑的挺阴森的。

“你还真有这个脸开口。”

“你秘书室的部长不是出国了么?现在又找不到合适的,你既然投诉过我应该很了解我,我是我们杂志社里最拼命最厉害的记者,秘书可以胜任。”

“你事先倒是做足了功课。”电梯到了他要到的楼层,他迈步走了出去。

我仍然跟着他,步步紧逼:“我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反正你也要找人,何不试试我?我很好用。”

他推开一个办公室的门,我往里面看了一眼,看那奢华的装修就猜到应该是他的办公室。

我抵住门,防止他把我关在门外:“怎样?”

“我可以从秘书科提拔人上来做部长。”他垂眸看了看我抵住门的脚。

“如果那些人能扶得起来的话,你还会四处招人么?”

他的脚忽然伸到我的脚边,稍微用了点力气就将我的脚踢到了一边。

我颤了颤差点摔倒,这时上次那个拦住我的秘书跑来汇报:“桑总,姚小姐在楼下大厅里闹,说一定要见您。”

桑旗正要推门进去,听到秘书的话反而停下来了。

他扭头看我:“如果你能摆平她,秘书室的职位随你挑。”

我收回抵住门的脚,抱着被他踢痛的脚乱跳。

他走进了办公室,摔上了门。

吓得那个秘书脑袋一缩:“今天桑总这么生气?”

我下了楼,姚可意还在楼下跳脚,她指着保安的鼻子骂:“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们挡着我不让我上去,你们这些看门狗!”

我皱了皱眉头,姚可意在某些方面真不算聪明。

在大禹集团的楼下叫嚣,就算桑旗有心让她做女朋友,现在也会好好考虑一下。

做公众人物的女朋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识大体。

很显然姚可意这方面差了点。

我走过去:“姚小姐,我们去喝杯茶。”

她冷冷地瞥我:“狐狸精,你用什么身份跟我讲话?”

“桑总的秘书。”

她愣了下,半天才反应过来:“你不是记者么?怎么变成了秘书?”

“我本来就是桑总的秘书,备用秘书。”我笑的她晕头转向,趁机走过去挽住了她的手:“姚小姐,您早上还没吃早饭吧,我陪你去吃点东西。”

“用不着。”她把我的手甩掉。

“是桑总交待的,您不吃早餐,他很忧虑。”

估计我表演的很诚恳,姚可意居然信了。

她将信将疑地跟我去大禹边上的大厦楼下的早餐店吃早餐。

我给她点了一份全餐,顺便也给自己点了一份。

她对我仍有敌意:“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晚桑旗在你那里。”

“但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往嘴里填了一大块鸡蛋。

“谁信你?狐狸精。”

“你不信也得信,如果你不信那就等于跟桑总传递了一个信息,你打算被甩。”

我是很有诚意地跟她说这句话的,但是她立刻就跳起来了:“你说什么,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果然和桑旗有一腿。”

大早上的,早餐店里熙熙攘攘,她不要脸我还要脸。

我按住她:“你听不听得懂人话?你再继续闹下去,你觉得桑旗会不会甩了你?”

她睁大眼睛看我,气呼呼的,忽然冒出一句差点雷翻我:“他还没睡过我。”

我寻思了一下,才把她这句话的逻辑给捋清楚。

她的意思是,桑旗还没睡过她,所以暂时就不会甩了她。

我压不住的笑意:“为什么他一定要睡你?如果一个男人跟你交往的前一个星期没打算睡你,那以后想要睡你的可能性就更小。”

她看着我,脸色变白了。

“不会吧!”她战战兢兢:“我的身材很好的。”

老王卖瓜也不必在我面前卖,她身材再好对我来说也是左手握右手。

“不是说,男人睡了一个女人之后,才会对她慢慢失去兴趣么?”

“可是,他连睡你的兴趣都没有啊!”

她的脸乍红转白,最后恼羞成怒,将叉子扔在我面前:“你说这么多,就是想让我知难而退是不是?你这个狐狸精!”

总是骂人又解决不了问题。

我如今落的如此田地,也没骂过一句街。

“不行,我要上去找桑旗!”她跳下高脚凳就要往外走:“昨天之前他也没有把我拒之门外不见我的!”

我拉住她:“大禹保安众多,你觉得你能以一敌十一直冲到十六层的桑旗的办公室?而且,你不怕他越来越讨厌你?”

她不说话了,哭丧着脸看我:“怎么办?”

空有一张整容脸,一点脑子都没有。

“你先回去,乖乖地别闹。”

“你想哄我走,告诉你没那么容易!”她咬着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