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看书啦 > 神级小刁民 > 神级小刁民 第六章:神酒现世

神级小刁民 第六章:神酒现世

当王小天悠悠醒来时,已是次日清晨。

“灵阳酒。”

王小天第一时间想到了昨天酿制的灵阳酒,赶忙起身,将桌上的酒罐打开。

顿时,一股浓浓的酒香自屋里飘散开来。

“哈哈,成了!”王小天大喜。

不过为了确定灵阳酒的药效,王小天只好自己品尝了一口。

仅仅片刻,一股热流自体内炸开,让王小天傻眼了。

“我靠!”

王小天脸色涨红,二话没说便跑了出去。

一直跑到村口的河边,王小天刚想跳进去时,忽然沈香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小天。”

“呃!”

王小天下意识的转过身,只见沈香怡正拎着桶,准备来河边打水。

喝过灵阳酒的王小天,看着沈香怡那美丽的脸蛋,顿时使劲吞了吞口水。

“小天,你……啊!”

沈香怡本想对王小天说些什么,但娇唇刚刚张开,便发出一声惊呼,俏脸通红的缩回了刚碰到王小天肩膀的手。

怎么,怎么这么烫!

“香怡嫂子,我……我。”

王小天本想解释一番,但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索性直接“扑通”跳进了河里。

看到王小天窘迫的模样,沈香怡美目流盼,竟“扑哧”一声笑了。

“小天,我看你也该找个媳妇了,否则每天都这样怎么行。”

沈香怡娇笑着对王小天调侃道。

“不是,香怡嫂子,今天是意外!”

王小天一边说着,一边暗暗运转真气,压制着体内的异动。

这时……

“哥!”

王小涵跑了过来,先是冲沈香怡打了声招呼,然后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向水里的王小天问道:“哥,你大清早的跳水里干嘛?”

“我热。”王小天随口说道。

瞥了眼俏脸儿通红的沈香怡,又看了看一脸尴尬的王小天,王小涵大眼睛转了转,“哥,咱妈让你回家吃饭。”

“好。”

王小天压制住自己后,跳上了岸,跟沈香怡打了声招呼,便和王小涵一起离开了河边。

回去的路上,王小涵对王小天说道:“哥,我听说你和香怡嫂子在一起了,不会是真的吧?”漂亮的大眼睛闪烁,很认真的样子。

“你个小丫头,别瞎说。”王小天捏了捏王小涵的瑶鼻。

王小涵不乐意的噘起小嘴儿,“人家哪里小了嘛!”

回到家时,林秀娥快步凑到王小天跟前,严肃的问道:“小天,昨天你背沈香怡下山了?”

“是啊。”王小天点头道。

“唉,小天,沈香怡确实长的漂亮,心地嘛!也不错,但毕竟是个寡妇,而且是个不祥的女人,你可不能瞎来啊!”林秀娥叹了口气,说道。

“今天我去趟你外公家,向你舅舅借点钱,把赵二狗那十万块钱还上,顺便在东岭村找人给你张罗个媳妇,那的彩礼钱少。”

“我说你可别去了,小天舅能借给你钱?就算小天他舅肯借,舅妈会答应?没准儿又把你羞辱一顿。”王田军抽着老汉烟说道。

“那你说咋办,难不成真指望你去卖肾?”林秀娥生气道。

“爸,妈,我去趟县城,等我回来就能把赵二狗的十万还上,你们放心吧。”

王小天说完,进屋将酿制好的灵阳酒装进了五个干净的瓶子里,然后骑上破旧的三轮,离开了院子。

……

赶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王小天来到县城,直接找了个电话亭,拨通了一串电话号码。

很快,电话被接听。

“喂,你哪位?”

“牛大哥,是我。”

对面愣了一秒,旋即激动的一拍大腿,“哈哈~小天,好兄弟,你出来了?”

“是啊,出来了。”

“好好好,兄弟,你啥时候来县城,咱哥俩好好喝上一顿。”

“我今天刚好来县城了,牛大哥你在哪,我去找你。”

“行,兄弟,你直接来永山会所,刚好这里有几个家伙也在,我给你介绍介绍,对你以后发展会有帮助。”

“好,牛大哥,那咱一会见。”

挂断电话,王小天骑上三轮,朝永山会所而去。

牛永山是他在监狱结识的,当时他凭借着传承,救了牛永山好几次,之后便一直以兄弟相称。

在监狱时,牛永山说过,等他出来,就带他发财。

正好他推销灵阳酒可以让牛永山帮忙,毕竟牛永山是蒲河县的大人物,投资了许多产业。

这样想着,王小天很快便来到了永山会所门口。

永山会所是蒲河县数一数二的休闲会所,高端人士消费的地方。

只见,光是会所外面就装修的金碧辉煌,门口停的也都是豪车。

王小天的破旧三轮,与这些格格不入。

“小天。”

一个声音从身后叫道。

王小天转身一看,原来是牛永山来门口接他了。

“牛大哥。”

“哈哈~好兄弟,你可想死老哥了。”

牛永山长的五大三粗,虽然很有钱,但穿的很随意,一看就是个爽快人。

狠狠抱了王小天一下,牛永山说道:“走,兄弟,咱进去,那几个家伙都等急了。”

“好。”

王小天将三轮停好,拎着自家缝制的书包,跟牛永山一起进入了永山会所。

很快,牛永山带王小天来到了一间豪华包厢。

只见里面坐着三人。

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穿着笔直的西装,一看就是大人物。

另一名男子穿着黑色唐装,手里还把玩着两个核桃。

最后一个是名青年,穿的比较休闲。

三人见到牛永山带来的王小天后,不禁一阵错愕。

“哈哈~老程、老雷、志远,我把我兄弟带来了,这位就是我给你们说的,王小天。”

牛永山很是高兴为三人介绍了一下王小天,然后又指着西装中年对王小天道:“小天,他叫程宏,宏运地产的老总,想必你应该听说过。”

王小天上前,伸手笑道:“原来是程总,你好,我叫王小天。”

出于牛永山的面子,程宏和王小天握了握手,但眼中并没有多大重视。

“来,小天,这家伙叫雷海,是做古玩生意的,在蒲河县古玩界排行老三,所以别人都叫他三爷。”牛永山又指着唐装中年介绍道。

“三爷,你好。”王小天又伸手和雷海握了握。

最后,牛永山指着那青年道:“小天,这位叫郑志远,我跟你说,你别看他不起眼,但背景可大着呢,是咱们县委的儿子。”

这下连王小天也惊讶了一把,毕竟自古以来,哪怕你再有钱,也无法跟当官的相比。

权,永远大于财!

“你好。”

王小天同样笑着向郑志远伸出手。

然而,郑志远却没有和王小天握手,而是瞥了眼王小天,冲牛永山道:“牛哥,你之前口口声声说你这位兄弟很有本事,但我怎么看着也就这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