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徒

一个胆小懦弱且毫无雄心壮志的男孩,却偏要含着眼泪、颤抖着身体,挺起胸膛去保护他所在意的一切。 帮助他活下来的,是敌人们留下的光能引擎。 伴随他成长的,是多重人格的寄生怪物。 当男孩变成男人,当这个好孩子在惨淡的人生中染上残忍、自私、狡猾、粗鲁等一大堆恶人习性后。他却登上了那台12米高的机甲,用一双冷眼俯视着联邦星域上演的幕幕肮脏丑剧。 一个内心充满矛盾的人和一头多重人格的寄生生物,将在联邦头顶那规规矩矩的天穹中撕开什么样的口子?
  • 中文名称星徒
  • 连载状态已完结
  • 作  者凌越
  • 连载平台公众号“最近看过”
  • 类  型科幻末世
  • 最新章节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星空

目录
  • 第一章 23个兄弟

第一章 23个兄弟

从天空遥望柯米娅星域,场景不仅壮观,而且富于戏剧性。一颗死气沉沉的巨大行星被436颗璀璨的卫星簇拥着,就像日渐衰老的母亲,有无数风华年少的子女伴随在身边。这就是联邦著名的贫民窟,柯米娅卫星群。

柯米娅星虽然与所属恒星距离适中,拥有不错的温度范围。但其上既没有水也没有大气,无法孕育生命。同时由于巨大的体积和质量,以至于表面重力是地星的2.7倍,难以开发,可以说几乎没有利用价值。

但这436颗卫星里,却有42颗具备类似地星的自然条件,它们归属联邦已经有近二百年之久。

这里之所以成为最著名的贫民窟就是因为这些卫星,它们的自然条件实在是很差。想想柯米娅星那巨大的身影,以至于每颗卫星的轨道周期都至少有一半时间覆盖在柯米娅星的阴影下,得不到阳光。

这奇特的自然环境不仅仅带来连续十几天的白昼、极夜,更会带来极限的温差。两两相加这三五十天里,一颗小小的卫星却要重演一遍春秋四季,这对农业和畜牧业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加之每颗卫星的体积偏小,以至于星球之间需要频繁的星际旅行才能进行贸易类合作,难怪贫穷、混乱。

没有人知道,以机甲黑科技和残酷人体实验闻名的天启集中营会藏匿于这种地方,在那些贫民窟一般的社会环境掩护中,直接扎进了毫无价值可言的柯米娅星地下。那两艘如贼船一般的宇宙舰在卫星群的几十颗聚居星间往返,为背后的利益集团带来无尽希望的同时破坏着贫民窟的生存秩序,抹杀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

......

柯米娅星地下,天启集中营内。

一队十四五岁的男孩,正排着整齐到无可挑剔的队伍进入浴室。他们的脸上完全见不到同龄人该有的活泼、阳光或者笑脸,每个人都面无表情。配合身上那件又硬又厚的反重力服,看起来就像没了灵魂的木偶,同这颗死气沉沉的星球相得益彰。

“准备洗浴!”

随着典狱官希尔达女士的口令,他们用统一的姿势和顺序脱掉虚光子磁性反重力服,一瞬间,体重给骨骼带来的负荷便翻了2.7倍,狠狠压在他们的身上。

“洗浴开始!”

所有人同时打开淋浴喷头,在2.7倍的重力下,水珠子滴滴嗒嗒砸在背上,自由落体带来的触感有力而温柔,舒缓着死亡带来的压力。

整个过程整齐划一,没有一点窃窃私语或者与洗浴无关的声音,无论男孩们还是典狱官都沉默的可怕。

今天的典狱官是这些男孩最最厌恶的希尔达女士,她一边使劲擤着那些堵塞在鹰钩鼻子里的肮脏东西,一边用小眼睛盯着浴室里一间间隔间的木门,专注之下,竟然给人一种望眼欲穿的错觉。

“什么他妈的人权,一帮快死的人体实验样本还用门干什么?隐患,这他妈是隐患!......”这是这个四十几岁老处/女第无数次的抱怨。

......

......

用来进行人体实验的第三观察组原本有40个男孩,但此时浴室里却只剩下23个,过去的一年零九个月里,已经断断续续死掉了17个。

这些男孩来自不同的星球,不同的环境,虽然记忆被抹去,但每个人也都有着独立的脾气和个性。只是在恐惧和危机中,人类像所有群居类生物一样,本性里更倾向于团结起来“抱团取暖”。

于是死亡的威胁、被抹去记忆的痛苦和残酷的人体实验,三者结合下,用了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慢慢把这23个性格各异的男孩磨成了23个生死兄弟。

看看这些小家伙后背上植入的闪亮金属构件,卫星群上的苦孩子们甚至会羡慕到流口水。用以操作光能机甲的“神经元机械联结接口”,其植入费用对他们来说肯定是天文数字。眼前这些小家伙都是有可能成为机甲士的幸运儿。

但仔细看,却发现这些接口的不同,他们的连接器上多了一个微型“光能引擎”,可以嵌入一枚特制的小型“光构结晶”,当然此时的引擎是空着的,集中营的人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留在男孩们的身上。

整个联邦的人都知道,“光能引擎”是机甲的核心动力之一,用以释放诸如冰、火、电、光、这类的各式异化能量体。可这东西为什么会跑到人类的血肉之躯上?又是天启的黑科技吗?

随着哗哗的淋浴声,热水在寒冷的浴室中腾起温暖浓密的水气。

那些疑问对于被痛苦和死亡威胁着的男孩们来说,毫无意义。浴室里酝酿着莫名紧张的气氛,这些男孩正在策划着一个大事件!

浴室最右侧的隔间里响起了非常轻微,却很痛苦的呕吐声,声音很小,明显是努力克制的结果,在淋浴声的覆盖下显得微乎其微。紧接着,22枚“光构结晶”便通过隔板下的空间被推到左边浴室。

正在淋浴的男孩先是吃了一惊,然后小心的接过来,用微颤的手挑出自己的那颗后,再把剩下的通过隔板下空隙传递给下一个男孩。

留在他身上的不仅仅是这枚结晶,更有一份深切的悲哀,悲哀过后,脸上反而现出解脱之色。他小声的呢喃着,“这一天终于来了吗......”

得到结晶的男孩在走出浴室前并不敢将结晶直接放入引擎,这太冒险了,很可能被典狱官发现。于是各自开始想办法。有人把结晶含在嘴里,有人藏在鞋里,甚至有些更谨慎的家伙会把它塞进身下某个龌龊的地方。

但没有一个人把结晶放进衣服或者裤子,因为他们的囚服上没有一个口袋。天知道最右侧浴室里的小子是怎样偷来这么多的结晶,又是怎么将它们带进了浴室。

就这样,结晶接力赛到了终点,最后的一枚“光构结晶”稳稳的放在了最后一间浴室的隔板下。

出于方便实验的目的,集中营用年龄决定了男孩们的编号,这间浴室内的唐云是所有男孩中年纪最小的,今年刚刚14岁。他一边享受着2.7倍重力下的淋浴,一边在高重力下吃力的扎起马步,双手做掌缓慢前推,开始了见缝插针式的练习。

两条伸出的手臂上红肿、淤青密密麻麻,虽然他本人正在淡然的扎着马步,但这些伤痕却令观者触目惊心。

他曾学过古武术,体质较一般少年要好些,于是被实验室分配了唯一的近战型结晶——【铁体】。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将肢体金属化的光构结晶,拥有很强的抗击打能力。

今天的实验项目是对抗性试验,男孩们要拿自己的小命同那些有攻击性的靶子较劲。关键时刻,唐云用他的【铁体】为两个同伴挡下了致命一击,手臂上也因此多了两块伤痕。

看着结痂的伤口唐云心中还是有些感慨的,因为当时这可是两块能用肉眼看到骨头的重创。在外伤喷雾剂的强力治疗作用下,居然能在3个小时便将伤口控制到这个程度。

这已经是唐云第无数次舍命救下身边的兄弟了,一年零九个月之前,那一群只把唐云当小孩子照顾的大哥哥们,没一个会想到,就是这个外表平凡、懦弱爱哭的小家伙,一次又一次用他的血肉之躯替自己挡下那些致命的攻击,而且他挡的居然是那么的固执、干脆、毫无顾忌!

a